三日月治-吐司

这里吐司🍞称呼随意啦~别叫阿司匹林就好v因为学业啦时间特紧张没有特别充裕的时间qwqqq(土下座)
非常讨厌直男癌!!大本命是太宰治❤️(其实一番一本命但是写不下)看的漫很多 特喜欢全职 凹凸 家教 K fate 夏目 刀乱文豪 终炽好多❤️超好勾搭欢迎扩列找我玩

从国内耽美文联想到的一些关于女性的问题

Kess-D:

只是想要拥有你,是不够的。
还想要被你拥有。


        所以说为什么要划分攻受这种东西,两个男人在一起连互相占有都没有真的是两个男人之间的关系吗?


        不止一次看到“只有你能令我雌伏[1]”这样的话,可为什么全都是单方面的?两方心灵对等的话,对方难道不应该也同样愿意吗?另一方面,你愿意雌伏让他拥有你,你就不愿意反过来占有他?你们双方的地位真的对等吗?


        有些为了让他受而受的文章(作者自己也许并没有注意到这是自己的潜意识),说实话看着恶心人,这些年愈加无法忍受这种打着耽美的旗号藏着言情的内核的文章了。


        现实中真基基本上都是互攻啊。有纯0纯1的存在没错,但是真的是少数。纯0我实在是略怀疑这个群体里有不小的比例可能是跨性别者。


        插个题外话,说起来我曾经以为自己是个跨性别者,然后我发现在性别认知上,自己其实是……两边性别各占一半(不信邪地做了一堆性别认知测试结果双方倾向都是五五开)。


        从本质上来说,现在很多文手把受写的像姑娘(或是硬生生地表现受在床上以外的地方“多么男人”[呵呵然而只是一句陈述性的话而不是运用各类描写表现]偶尔还提到是因为爱对方所以才愿意一直雌伏),是女性自身对自身地位认知不正确的问题。我认为就算这种恋爱观带入到男女之间的爱情故事中,也是不够正确的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在中华文化传承至如今,提起理想女性,男人们总会想到“大家闺秀”,“小家碧玉”,“小鸟依人”,“弱柳扶风”等等形象。而这些观念又影响了女性对于自身的定位。我是95后,并且我从小所处的环境相对来说并没有女性歧视的问题,如今我对此报以无比的庆幸。年代往前推一些,80后的童年,不知有多少女汉子们,从小玩闹开些就被大人打骂,说没有个女孩子的样子。有些男孩子从小比较内向,又被说是懦弱没有担当不像个男子汉。可什么又是女孩子的样子呢?男孩子就一定得是活泼外向的吗?


        声明一点,上面提到的懦弱没有担当,并不是指我认为男孩子就可以这样,我认为凡是个人,都应该有自己能担当、勇担当,堂堂正正顶天立地做个人。上面是指一些大人看见孩子内向就误解孩子的问题。


        我们民族传统文化的糟粕部分中,女性地位这一部分是根深蒂固,已经腐烂到血液里去的东西。就算是现在,哪怕是00后们,大的恐怕已经有考虑未来如何嫁的更好的事情了。在一些农村,女性依然仅仅充当着生育男性后代的工具身份。在有不少自以为独立的女性喊着希望有合法代孕的时候,却不知道目前情况代孕一旦合法,女性的地位将会再一次向低谷跌去。


        另一个女性对自身地位认知不正确的非传统型例子是“开放”。一些女孩子年纪尚小,生在信息爆炸的年代,自然认为家里那套老古板的保守教育十分落后吧,盲目崇拜国外那些生活自由的另一个极端,导致非常的不自爱,轻贱了自身而不自知。国外的性教育与国内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,大部分的欧美人不到10岁的时候已经大约明白性是怎样一回事,而国内10岁的孩子们估计还被父母开玩笑说“充话费送的”。那些欧美国家的孩子虽然接受性启蒙早,但并不是被教育滥交,一种层面上也是为了让他们懂得保护自己,懂得在遇到侵犯的时候,自己究竟遭遇了什么,能够将自己的经历说出来,而不是被骗得七荤八素连究竟自己经受了怎样的对待都不知道。而国内一些孩子盲目地追求“开放”,殊不知那些开放自由的性生活要么是成年人才能懂得的世界,要么是堕落者的糜烂天堂。


        虽然还有很多想说的话,不过这个时间点大脑已然有些混沌了。有想说的以后再说吧。


2017.6.21     1:57


[1]回顾一遍自己所写才突然想到,雌伏这个词,本来也就暗示着女性地位的低下,唉,看来我说着大话,自己却也没能完全跳出这个圈,该自省。

评论

热度(78)

  1. 三日月治-吐司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三日月治-吐司KSD 转载了此文字